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至尊剑皇

第205章 绝境

至尊剑皇 半步沧桑 4857 2020-03-05 00:18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至尊剑皇 妙笔阁(www.miaobige.me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呼呼呼……

  血色区域中央,一根巨骨支撑在那里,一直通向云端,仿佛是连贯天地。

  四周,一股股蛟气流窜,散发着威严,蔓延着凌厉。

  经过许久,秦墨等人踏着唯一完整阵纹的通道,站在这根巨骨面前,一行人皆有一种渺小的感觉。

  宿老大叹息,如果这头黑鲨王蜕变成功,那么暗礁海区域,就会多一位传说境的绝世强者,整个西翎战城又会掀起一番风云。

  可惜,这头妖鲨王百年谋划,终是失败了。

  “让这鲨王成功了,那才麻烦呢。咱们从宗门赶来,就是想得到一块千年鲨骨么?”宿老三嚷嚷着说道。

  旁边,秦墨看着这根巨骨,其所立之处的缝隙中,不断有丝丝缕缕的精气外泄,又被巨骨吸收。

  整根骨柱流转光华,缕缕蛟纹若隐若现,很显然,这是一块完整的蛟骨。黑鲨王的死亡,实则是在蜕变为蛟兽之后,只是两种至毒渗入骨髓,回天乏术,才自爆身亡。

  “传闻,妖兽踏破宗师绝顶之境,步入传说中的境界,则能化骨易形,变幻各种模样。看来是真有其事!”炼雪竹喃喃说道。

  毕竟,传说境界的妖兽太稀少,对于绝大部分武者来说,确实只存在于传说,一生也未必能见到一头。

  “开始破阵!”

  宿氏四老丝毫不耽搁,立刻着手破开大阵枢纽,这里的阵纹虽然无比繁复,但是,对于四位阵道大师来说,并非是难事。

  四老联手,一路破开阵纹,很快便要抵达巨骨之前。

  “好!再过片刻,就能破开巨骨枢纽!”

  “何须片刻?这座大阵的巨骨位置,其实是最薄弱的,只要破开周围的繁复阵纹,这根巨骨根本就是摆设。”

  “老三我吹口气,就能将巨骨枢纽的阵纹破开!”

  眼见着那根巨骨就在眼前,破开大阵在望,宿氏四老便开始吹嘘起来,听得秦墨、炼雪竹哭笑不得,这四个老头真是活宝。

  忽然,秦墨目光一动,将炼雪竹拉到身后。

  前方,那条唯一通道出口,一群身影接踵而至,海族、雾族、凌云殿、清风明月楼等各大势力的强者,纷纷窜了出来。

  “小畜牲!竟敢暗害我凌云殿的内门长老,准备受死吧!”

  一个紫袍老者怒吼,声浪滚滚而来,他迈步而行,肌肤有光华萦绕,散发摄人气息,这是一位宗师绝顶的大高手。

  “哪里能让他死的那么便宜!此人是我们雾族的极恶要犯,暗算雾族一位大人的世子,我要将他四肢斩断,变成人柱带回去,承受我们雾族的万般刑罚。”

  一个高大的雾族强者咆哮,他身周的雾气绽放光辉,形成刀枪剑戟各种形状,环绕在身周,稍一震动,便将空气割裂。

  雾气化灵!

  这是雾族强者跻身先天宗师之境,最为明显的一个特征,这个高大的雾族宗师显然已是出离愤怒,周身的雾化兵器不断旋转,似是随时要离体而出,袭向秦墨。

  四周,一个个势力的强者们赶至,为首的皆是宗师绝顶的强者,步履之间,无形力场相随,震动空间,嗡嗡作响。

  此时,清风明月楼的那个粉色宫装丽人,正站在一位蒙面华服的女子身后,一双美眸盯着秦墨,目光充满怨毒,恨不得用眼神将这少年千刀万剐。

  远处的一个角落,一个火红袍子的中年人站于人群之外,似是作壁上观,不欲与各方势力的强者一起行动。

  另一个角落,也是站着一个若有若无的身影,几乎感觉不到这身影的存在,却又真切的站在那里。这是之前大战中,独乘一艘大船的那个强者,使用的武器是一把大斧,修为几乎能确定,也是宗师绝顶的大高手。

  一时间,群雄汇聚,四方云动,气势震天。

  而诸强的对面,站着的则是一对少年男女,以及更远处,正在破阵的宿氏四老。

  “你们急什么?等到破阵之后,这些蝼蚁不是任你们宰割吗?”海族近卫军的将领开口,注视秦墨五人的目光,犹如五只待宰的羔羊。

  “破阵之后,我们能够提聚真气,这些人就算上天遁地,也是手到擒来。”灵川楼的一个老者沉声说道,他穿着金边黑袍,乃是宗门地位极高的内门长老。

  此时,炼雪竹站在秦墨身后,脸色泛白,呈现一种奇异的透明色泽,仿佛能够看清她肌肤下的每一根血管。

  她的目光很奇特,注视着在场诸强,暗道,己方五人想要安然离开,已是不可能了,就让她施展缠灵宗的秘术,来为秦墨等人争取时间吧。

  陡得,秦墨一探手,抓住她的柔荑,平静开口:“雪竹师姐,不要妄自施展这种玉石俱焚的武技。你和四位前辈一起吧,这里交给我。等到大阵枢纽破开,你们立刻离去,不要逗留。”

  “墨师弟,你……”

  “我说了,交给我。”

  炼雪竹想要说什么,却是在少年不容置疑的语气下,终是什么也没说,朝后退去。

  “喂,臭小子。即使此地封绝真气,这群家伙也不好惹,一个就够你应付的,你真准备和他们杠上?”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。

  秦墨神情不变,却是以心念传音回应,若是此时退却,等到大阵破开,地脉之力涌入,这些强者恢复全盛力量,岂不是更麻烦?

  这头狐狸闻言,不再言语,秦墨所说是实情,一旦此地大阵破开,各大势力强者恢复全部实力,便是四面皆敌,陷入绝境。

  “立刻给我滚!否则,你们全部死在这里。”

  猛地,一声断喝响起,在场诸强都愣了,看着发出这般宣告的秦墨,这少年难道是吓傻了吗?敢当着十数位宗师绝顶的面前,如此放肆喝斥,这是不知死活吗?

  人群中,粉色宫装女子冷笑,这个混蛋少年分明是走投无路,在那里强撑着嘴硬。这样也好,就让他再蹦达片刻,等一会儿,她要将这少年的皮扒下来,拿回去当摆设品,****夜夜的针扎刀割,来宣泄心头之恨。

  之前那些被撞飞的强者们,亦是冷嘲热讽,此前在战斗中,他们直接被战意冲霄压倒,连站都站不起来,这是无比屈辱的事情。不过,这个少年已是死到临头,待他死后,这些屈辱也就成了过去。

  抬头望去,举目皆敌,秦墨目光很沉静,缓缓说道:“雾族的杂碎,那把【赤日金焱弓】在我身上,你如果下手慢了,就可能是别人的宝物了。”

  此言一出,在场众多强大武者皆是脸色变幻,【赤日金焱弓】可是地级神兵,如果能掌握在手中,实力将发生一个飞跃。

  这一瞬,在场的宗师绝顶们都起了心思,想要将这把神弓占为己有。

  嗖!

  凌云殿的那位老者率先出手,喝道:“先不说其他,我要清算尚长老的这笔帐!”抬手一翻,大手便擒拿过去,顿时风云涌动,狂风呼啸而起。

  这即是宗师绝顶的强者,一出手便引动风云,即使无法提聚真气,仅凭肉身之力,也已凌驾尘世之上。

  另一边,海族那位将领跨出一步,便越过十数丈的距离,手中长矛一振,朝着秦墨刺去。矛尖一颤,幻化近百道残影,将秦墨四周退路封死,但长矛的真正落点,则是秦墨腰间的百宝囊。

  “待我先擒下这小子,你们有仇报仇,有怨抱怨!”海族将领开口说道。

  不远处,黑鲨海盗团的团长,一个体形彪悍的大汉,则是放声大笑:“这小子杀了我那么多船员,如何能放过他!首先应由我来惩治他!”

  砰得一声,黑鲨海盗团长也是出手,彪悍身躯前窜,将空气撞出一道道气墙,轰然袭去。

  见此情景,雾族的先天宗师立时愤怒了,这群家伙实是恬不知耻,神弓是雾族之物,正主还在面前,他们却想当面抢夺,实是欺人太甚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