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其他 至尊弃少

第900章 又闹鬼了

至尊弃少 曾呓 5022 2020-05-22 21:19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至尊弃少 妙笔阁(www.miaobige.me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跟单若婷继续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之后,然后也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但从刚刚王木生给单若婷的这通电话中不难看出,王木生好像又在发现变化了,他好像变得更有心计了?

  他的这种变化,或许是在向一个真正的男人锐变吧?

  或许也只有这种变化,才能使得他在官场上好好地玩下去?

  如果真的像其他同志预测那样,4年之后换届选举,王木生就被退下了的话,那么他就啥也不是了。

  如果他啥也不是了,那么他的4年努力也就白费了。

  因为他想要做的事情,不仅仅是这4年能做完的,或许还用n个4年他也做不完?

  那么他究竟想做啥,他自个心里很清楚,他跟省里卢省长的斗争这才只是事前有些摩擦而已,真正的斗争还没有开始。

  既然卢省长想压制他,限制他在青川县县城蹦跶,那么他就得努力蹦跶到省里去,然后再跟卢省长展开一场真正的较量。

  尽管他目前是有史以来县纪委最年轻的书记,但是关于他的仕途和命运,还是前途未卜。

  因为作为他生存在现今这个以经济为主的时代中,那么他的正值和铁面无私显然是与时代格格不入,也与其他官员们格格不入,所以他若是想在这种氛围中成长,那么他所要付出定是要比别人多得多。

  其实,王木生原本没有啥伟大的思想,只不过他不想当一个像刘刚镇长那样的官员罢了。

  因为他曾对刘刚镇长恨之入骨,那么他现在想要做的是,不希望百姓当中有人同样对他恨之入骨,所以他要保持他的风格,保持他第一次面对‘渔阳集团事件’的那种风格。

  ……

  还是话说这晚。

  当王木生跟单若婷中断了电话后,王木生继续趴在窗户这儿,望着夜空,不由得点燃了一根烟来……

  待深吸了一口烟之后,他对着绝美的月夜呼出了一口淡淡的烟雾来:“呼……”

  随之,他愣了愣眼神,习惯地默念道:吴良呀,你个龟儿子的说吧,老子应该要咋样个对待你妹妹晴晴吧?

  正在王木生默念到这儿的时候,忽然,从身后传来了严颜的声音:“你还要打电话么?”

  忽听身后严颜的声音,王木生被吓了一跳,忙是站起身来,扭身面向严颜。

  瞧着严颜幽灵般地出现在走廊里,王木生忙是问了句:“你不是睡了么?”

  严颜有些不满地冲王木生撇了撇嘴:“睡什么呀?人家一个人在房间里,哪里会睡得着呀?人家不是跟你说了么,人家害怕么?刚刚,又差点儿吓死我了,你知道不?”

  “啊?”王木生不由得一怔,“又闹鬼了呀?”

  “对呀。”严颜有些生气地冲王木生翻了白眼,然后撇嘴道,“刚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明明看见了一个影子出现在床边,然后当我胆颤地坐起身的时候,那个影子又不见了。”

  听得严颜这么地说着,王木生忽觉慎得慌地皱了皱眉头:“真的还是假的呀?”

  “我骗你做什么呀?我现在还浑身冷汗呢!”

  “那?”王木生又是皱眉看了看严颜,“得得得,走吧,咱们一起回房间吧。”

  “我怕,你走前面吧。”严颜忙道。

  “成吧。”王木生一边点头道,一边就迈步从严颜的身旁经过了。

  严颜忙是扭身,紧随其后,生怕跟不上王木生的脚步。

  待回到房间后,王木生朝房间四处看了看,不由得皱眉道:“这儿没啥呀?哪有影子呀?”

  严颜后怕地皱了皱眉宇,胆颤颤地看了看四处,回道:“这会儿是没有,开始真的有啦!我真的好怕啦!”

  “没事了,现在我不在这儿么?”王木生忙道,“你不用怕了!还有,我告诉你,鬼怕人七分,也就是说,鬼其实是怕人的,所以只要你趾高气扬的、精神饱满,鬼就怕你!越是那病怏怏的样子,越是容易招鬼!”

  听得王木生这么地说着,严颜仍是胆颤颤地看了看房间四处,然后问了句:“你说的是真的么?”

  “当然是真的。我打小就是在山村里长大的,关于鬼的传说,我可是听了很多。不过,说实话,我在山村里还真没见着鬼。”

  “那你怕鬼不?”

  “怕啥呀?”王木生回道,“一头几百斤重的野猪,我都不怕,我还怕啥呀?”

  “野猪?”

  “对呀。”

  “你见过野猪?”

  “嘿……”王木生忍不住一笑,“何止是见过呀?我猎杀过野猪呢!”

  “真的还假的呀?猎杀野猪可是违法的哦!”

  “我晓得,可那时候不违法。那时候咱们那旮旯村还没变成野生动物保护区呢。”

  严颜听着,不由得一怔:“王书记,你原来是旮旯村的呀?”

  “咋了?你去过旮旯村呀?”

  “没有。但我听说那儿。”

  “那你那么诧异做啥呀?”

  严颜忍不住一笑,言道:“因为我一直以为王书记是县城的人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继续聊了几句后,王木生忽然冲严颜说道:“好了,睡吧。很晚了,该睡了。”

  听得王木生这么地说着,严颜这才迈步朝她的铺位前走去。

  王木生去了趟洗手间,然后他也就在靠近洗手间墙壁这方的铺位上躺下了。

  严颜睡在靠近窗户那边的铺位上。

  王木生躺下后,由于房间还没有关灯,于是他也就扭头望了望对面铺上的严颜。

  这会儿,只见严颜莫名地皱眉眉宇。

  瞧着严颜那样,王木生忍不住问了句:“你又咋了?”

  “我……”严颜莫名娇羞地红了双颊,再次紧皱着眉心,羞涩得吞吐道,“那个……就是……就是今晚上,我在镇上街上那家小卖店里买的……那个……那个垫儿,好像是假的?弄得……痒死我啦!”

  王木生皱眉一怔:“你说的是……闹得你那儿很痒?”

  “对呀。”

  “那咋办呀?”

  “我也……不晓得。”严颜娇羞至极地回道。

  “那你……”王木生想了想,“那你现在还垫着那垫儿的么?”

  “当然啦。”严颜羞答答地撇嘴道。

  “痒你还垫着呀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严颜的小脸再次涨红,“可是不……不垫着不行呀!”

  “为啥呀?”

  “你真笨!当然是……是人家的那个来了,如果……如果不用那垫儿的话,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么?”

  “会是啥后果呀?”

  “哎呀!你还真是笨哦!如果不用那个的话,当然是……哎呀,不跟你说这个啦!好啦好啦好啦,还是睡觉吧!”

  “那好吧,那就睡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第二天,当王木生醒来后,卢倩玉一早给他来了个电话。

  于是,王木生忙是微笑道:“说吧,这么早就给我电话,啥事呀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