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六界仙帝

第410章 明争暗斗

六界仙帝 清蒸桂鱼 3635 2020-09-14 10:34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六界仙帝 妙笔阁(www.miaobige.me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可周身灵力运转不畅,却是事实。徐景天一边试图抗衡着对方的压力,一边飞快思索着如何应对。但是他很快就发现,这一切都是徒劳,体内的灵力竟然越来越不听使唤!

  完了完了,这可如何是好?

  就在徐景天暗叫不妙时,一道悦耳好听的笑声,突然从上方通道传来。

  “啧啧啧,堂堂一届老祖,却在这里欺负一个小辈,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!”

  越金闻言终于色变,头也不抬冷冷说道:“哼,老夫在这里管教徒弟,哪轮到你这外人插手!”

  越金虽然口头说得轻松,但还是收回了部分灵力,由此可见,对来人的重视程度。

  瞬间,徐景天周身也顿时轻松起来,他正要抬头观望,一黑一白两道人影便已飘落眼前。

  黑衣人轻纱遮面,让人看不清楚阵容,白衣人浑身素白,美得不可方物。

  “啊,寒烟!你怎么来了?”徐景天望了一眼白衣女子,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。可话刚一出口,他便感到此问纯属多余。至此仙魔大战的重要时刻,寒烟身为魔道新晋的圣女,当然要亲临战场了。

  果然,寒烟只是幽怨地瞥了一眼徐景天,便不再多语,一切以黑衣女子马首是瞻的样子。

  那么,她身旁的黑衣女子,便极有可能就是上一代圣女了。徐景天这样想着,忍不住多看了对方两眼,只是怎么努力也看不真切对方尊容,心中忍不住暗叫厉害。

  其实,黑衣女子并不是他想象中那样,用强大的灵力将他魂识阻挡在外,而是头顶戴了一件十分罕见的轻纱。

  “哦,原来是旧识!”而这边,黑衣女子见状则轻笑一声,对徐景天放肆的探视也不以为意。

  寒烟闻言垂下素首,依旧沉默不语,只是白净的脸上平白无故多了两片红晕。

 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!

  自从她们两人到来之后,徐景天就能感受到有两股若有若无的灵力在暗中较量,想必他们都在试探彼此的实力吧。

  这时,越金突然哈哈一笑,走上前来打圆场道:“哈哈哈,既然都是老相识,那就好办多了!咱们仙魔两道何不暂且放下争执,一起叙叙旧如何?”

  刚才还显露杀气的越金,突然却变得和颜悦色起来,这让徐景天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  不过,这才是他平时熟悉的越金长老,对方身上霸道无比的压力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这手段也实在高明,竟让人发现不了任何端倪。可他究竟是梵天宗的越金,还是黑衣女子口中说的仙门老祖,徐景天暂时还搞不明白。

  “呸,谁和你是老相识!况且仙魔两道世代交恶,岂能因你老祖一句话就能了解?”黑衣女子对此并不领情,不过语气却缓和了许多。

  “哼,天悠!你不要太得意,老夫并不是怕和你动手,只是很久没有妄开杀戒了!”越金闻言语气反而变得强硬起来。

  “好好好!本圣打出关以来,也很久没有和人动过手了,今日正好可以请老祖指点一番!”黑衣女子也毫不示弱。

  黑衣女子此时等于亲口承认了自己身份,果然和徐景天猜想的一样。不过,他心中却更加疑惑起来。若论辈分,这天悠圣女比离魂三圣还要尊贵一些,怎么也应该是上百岁的老妇人才对,可听音辨色,对方年纪怎么也不超过半百。

  “哈哈哈,好说好说。如果魔道愿意和仙门一起,平分里面的宝物,此战就大可免了。”越金长老却哈哈一笑,态度也来了个大转变,放佛没有说过刚才挑衅的话。

  徐景天顿时有些糊涂了,搞不清这越金究竟是想战还是想和。只是他稍一思索,便明白了对方的用意,立刻大骂对方这只老狐狸太阴险。

  这越金如此做,不过是想用另一种方式来反复试探对方的实力。如果天悠圣女那边有表现出任何的妥协,说不定他就会立刻出手。

  “哼!”天悠圣女只是冷笑一声,一股强大的魔力疯狂从其背后涌出,瞬间便覆盖了这里近半空间。

  徐景天和寒烟两人虽然没有受到魔力波及,也被对方强大的气势逼退了数丈远。

  天悠这是在用实际行动表示,她早就识破了对方的伎俩,越金无需再试。

  “哈哈哈!其实,老夫也实在不想如此!”越金这样说着,浑厚无比的灵力也瞬间涌出,和对方的魔力慢慢对抗起来。

  不过,如此一来,可就苦力徐景天和寒烟两人,他们与对方修为相差太多,已经被对方的气势逼到了角落里。可即便如此,两人还是被压迫的有些喘不过气来。若不是徐景天肉体强悍,估计此时已受了不小的伤势。

  “咱们上一辈的过节,和两名小辈无关,就让他们先走一步,老祖没有意见吧!”天悠圣女突然提议道。

  由此看来,天悠圣女对寒烟还是十分关照的,见到寒烟遭罪有些于心不忍。不过,她这提议也包含了越金的弟子,听起来十分的“公平”。

  “哈哈哈,如此最好!乖徒儿,你就好好在宝库前等着为师吧!”越金此时虽然不情愿放徐景天离开,可也不好当面拒绝如此“合理”的建议。

  越金这一声“乖徒儿”,让徐景天听得有些头皮发麻。这位越金,他已猜到了对方的身份。

  仙门中能够和魔道的天悠圣女平起平坐的,就只有天机门的两位太上老祖了。而其中一位老祖朱千胜,当日在密道之中欲夺舍徐景天的肉体,反被徐景天害的只剩下元婴,封闭在黑暗密道中。

  那这位越金,必是另一位太上老祖朱千利无疑。若是对方知道自己与朱千胜之间的过节,那还得了,徐景天心中禁不住泛起了嘀咕,也盼望着天悠圣女能计胜一筹,战胜越金。

  因此徐景天闻言,顿时如获大赦,急忙拉起寒烟,飞快步入了虚空密道。毕竟,这里的禁制“乱石排空”他已能应付自如。

  而黑暗密道,他是万万不敢去的,说不定朱千胜的元婴阴魂不散,万一撞上的话那就惨了。

  不过寒烟看起来似乎对天悠圣女有些不舍,满是担心地望了对方一眼,这才和徐景天步入密道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